悦读文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雷神传奇 > 正文

水之魅作文800字_话题作文

时间:2019-09-11来源:大陆冰川网

【第1篇】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山,我是看得够够的,水还行。不过我绝非智者,最多算附 庸 风雅的鄙俗之辈。尤其可笑的是:我堂堂七尺男儿居然不会游泳。所以“近水者怯”。记得垂髫之时曾力邀哼哈二好友赴后山天然碧潭戏耍,孰料青苔滑溜我不幸跌入潭中。一友迅速远遁,一友奋力相救。我命大,七荤八素良久终于还魂。彼时怒从胆边生,火由心上起,那位逃之夭夭的所谓好友被我一顿胖揍。正是:虽非水底蛟龙,却是下山猛虎。此一桩旧闻足以诠证我乃当代“叶公”。

那个素以“耿直”横行于世的魏征老儿尝对明君李世民说过,“水能载舟,亦可覆舟。”此水并非彼水,然仍旧破坏了我对水的美丽的遐想。我没被淹死,因此我没恨过水。无论江河湖海,人家又没惹我,只怪自己莽撞。老百姓也没招谁没惹谁,你非要给他们弄一紧箍咒,冒充观世音菩萨。那么你一不留神则极有可能呛水身亡。当然,水自有水的姿态。譬如江河迤逦于群山之间,但闻猿声如歌,唯见孤帆远�r;譬如湖海徜徉于大陆之侧,忽而惊涛千层雪,忽而清波濯玉盘。时至今日,若南极企鹅变作北京烤鸭,北极冰熊热得汗如雨下,那是谁之过?闲话休提。我斜躺于沙滩,以一羽鹅翅轻抚流水,流水呜咽,婀娜芬芳。

曹雪芹宣称女人是水做的骨肉。曹植鼓捣了“洛神赋”。就连我们的天都系女娲娘娘打的补丁。唉!夫复何言?我少时写经常用以下的形容或比喻:她的长发就象飞流三千尺的黄果树瀑布。她的眼睛就象潭碧蓝碧蓝的秋波。她不是亚当那混蛋胸胁取下的排骨条,头痛会引起癫痫病吗她就是水,我每天都得喝。你喝过了吗?

【第2篇】

雪过后,不时的看到堆砌在路旁的雪堆,由于有些是机械操作的缘故,看上去方方正正比较齐整。我伸脚用劲的踹了踹,梆梆的硬,撞击得脚都有些生痛。

此时寒风四起,在室外,很难找得到一块暖和地,裸露在外的手,很快的就冰冷得有些疼有些麻。

这样的气温更令到这些雪堆冷傲的存在着。

同样是水,不同的状态下,显然给人带来不同的感受,甚至让人生疑,它们真的是用一样的东西吗?

这种变化,尤其是当变化剧烈到完全以不同的状态出现在人的面前,就不得不重新去审视它。

一杯凉水,炎炎,它用清凉安抚略微焦躁的心灵;

一杯热水,凛冽寒天,它用温度温暖稍显苍凉的心思;

一杯水,总是在渴时凸显出它的价值,其它的时候,人是不一定在意。

我没有在荒无人烟的沙漠里呆过哪怕片刻,所以压根就没有那种彻入心扉的感受,滴水如金。

我也很庆幸自己没有遭受过那种洪水滔天,人,原来如此脆弱,家园破损的灾难,柔弱的水聚合到一起,竟然有那么巨大的可怕的破坏力。

我看过那滚沸的水,不断的翻腾,那架势不管多么结实的肉体,都会被撕扯得支离破碎,它已狂傲得无法驾驭。那腾腾而起的蒸汽,带动着庞然大物的机器自如的运动,此时还想得起那安静时柔弱的样子来吗?荆州癫痫病医院都有哪些>

我曾经见过,泉水咕咕,那水,从不知有多么黑暗的尘土沙石的重重压迫下,是否唱着欢快的歌?

我曾经见过,水到高处,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那里四处氤氤氲氲,云雾缭绕,愈近得前,简直就会被那巨大的声响完全吞噬了。

古来自有所谓的上善若水之说,是否说的就是水之状态有诸多的变化。

也许至柔至弱的水,在很多的时候可以随意的吆来喝去,完全不用担心它可以带来伤害。但是我们不要忘了,至柔至弱的水在适当的时候,是可以产生难以置信的力量出来的。寒极成冰,硬堪比坚石利刃;热极成汽,力大无穷,可以摧枯拉朽;量多成江河,载舟覆舟,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水到高处,一泻千里,势不可挡。

只是安静时,微小时,好像不存在似的。

但或者由此而犯错:当情势发生了变化,它就以另一种模样出现,完全陌生的模样。

【第3篇】

在所有与水相关的语词中,最能展示水之魅的,莫过于“水灵”。

一座山,一座城,一片花林,一村人家,因为有了水,顿时便有了活脱脱的灵气。

水是生命之源,水之灵气其实是充盈激荡的生命气韵。

甘肃鸣沙山下的月牙泉,若生在江南水乡,或许不过只是寻常院落前的一眼碧塘。然而,当你穿过无垠的黄沙与逼人的热浪来到她的身边,你的心中些许的焦与躁会忽而沉静下来。微风轻轻摇着水边高过昆明市治癫痫病有名的医院是哪家人头的丛生苇草,你便很想在泉边的树阴里坐下,优雅,恬淡地坐下。在嗬哟一声放纵后,一任心中升起淡淡的软与柔。

这,正是水的力量。越来干枯,龟裂,越是泥土的壁立和风化,越是冒着白烟似的千年焦灼,越能衬出水的宝贵。

没有水,纵是田万顷,山万座,终归只是寂寞而枯萎的泥土。唯如此,所谓江山,江在山之前;所谓水土,水在土之前。

人类文明的渊薮莫不是水草丰茂的大河、大江、边。,印度河,尼罗河,底格里斯河,幼发拉底河,爱琴海,来自这些江海里的水,滋养着我们这个星球最的文明最初的绿之原与绿之岛。

无论是黄色的大陆文明还是蓝色的文明,它的魅力在某种程度上都是水之魅。因此,水,从来就是一个孕育万物的母性意象。有了水,就有了生长,有了流动,有了浸润与勃发。

在中国文化传统里,人们对于水的想象与敬意更多地转化为各种文学隐喻。

你知道,在我们的文化价值系统里,“德”的地位是至高无上的。因此,以水隐德堪称水之灵性的第一义。《老子》云:“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居善地,心善渊,与善人,言善信,正善治,事善能,动善时,夫唯不争,故无尤。”在老子这里,水完全人格化、道德化了。水乃“上善”之人,因其“不争”而“无尤”。

水之灵,亦缘其柔。水不啻用于喻德,亦喻人之情怀,特别是爱恨情缘。这样的隐喻频频见诸古典诗句。“柔情似水,佳期如梦。两情若是久长时,双岂在朝朝暮暮”这是秦少游的浪漫衷肠吧?“问君能有几北京癫痫病比较好的医院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是南唐后主的百结愁绪吧?自古以来,文人们似乎习惯于将至美的爱情放到水边上演。从“在水一方”或“秋以为期”的“伊人”到飘若惊鸿的“洛神”。没有水的爱情想像,至少没有荡舟心许的激情与浪漫。

水是至德至情的喻象,又是生命飞逝的见证。从孔夫子的那一声“逝者如 斯  夫”的感叹,至诸如“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的无数回应,我们从水流花谢里深刻地意识到人生的短促、生命的无常。

其实,在我看来,它还有更大的一种灵性,特别是在现代都市里。

不知你是否发现,如果一大片城市建筑崛起在水边,蓝天与高楼一同倒映在波光水色之中,那是不是有一种特别的灵动和美丽?在青岛栈桥,在武汉东湖,在深圳,在大连,这样的城市景观总令我如入画境,劳顿的心很快安宁下来,飞扬起来。

何以会有这种奇妙的感觉呢?我想,是不是因为宽阔的海水或湖水让我们同时发现了两个世界的美丽?如果水面以上的楼宇、树木、苍天是现实的、急促的、功利的世界,那么水中倒映的则是它们的摇晃的影子,那是一个虚幻的、幽雅的、审美的世界。

倘若是夜里,华灯初上的时候,你再漫步江边,看楼宇的蓝红相间的彩灯在水里幻化成一片彩色的波光,看一盏盏江边昏黄的灯光被幻化成水墨似的光带,那时那地,对于辉映我们生活世界,或许你会生出些许生命的敬意吧。

毕竟,很多时候,我们并没有在意过那些映照生活的水面,正如我们不曾在意过自己的心灵里的投影一样。

------分隔线----------------------------